新干涉主义自食苦果 难民危机让欧盟蒙羞

欧盟在难民危机窘境中挣扎,近期大量涌入欧洲的难民主要是战争难民,难民危机拷问欧洲良心

图片 1

(原标题:欧盟在难民危机窘境中挣扎)

今年夏天,对欧洲来说,烦心事可谓接踵而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8月11日欧盟、欧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刚和希腊激进左翼联盟政府达成第三次对希腊的救助协议,希腊“退欧”的警报得到缓解。正要暂舒一口气之时,汹涌而至的难民潮又令欧洲陷入另一场危机。正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八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难民问题将成为欧盟严峻挑战,甚至比希腊债务危机更严重。”

近日,一名3岁叙利亚男孩偷渡途中溺亡,伏尸土耳其海滩的照片震惊世界,受到全球媒体及社交网络的广泛关注,难民危机拷问欧洲良心。近年来,非洲、中东等地战乱不断,致使大量难民涌入欧洲。

图片 1欧盟面临难民危机

难民潮规模大、惨案多,是真正的人道主义灾难

欧洲;人道主义危机;难民潮;难民;欧盟

新华社北京5月22日电 综述:欧盟在难民危机窘境中挣扎

此次欧洲难民潮有如下特征:其一,难民数量规模大、途中惨案多。据联合国难民机构的数据:今年以来已有超过30万难民和非法移民经过地中海等渠道涌入欧洲,有2500多人在途中丧生,而去年全年总计只有21.9万和3500人。今年4月意大利濒临地中海的兰佩杜萨海岸附近,偷渡难民800余人因船只翻沉而葬身鱼腹,8月维也纳附近高速公路汽车70余人窒息而亡,9月令全球扼腕垂泪的幼童溺亡土耳其海滩,一桩桩惨案显示:难民迁徙途中,可谓海上、陆途噩耗连连,系真正的人道主义灾难。

近日,一名3岁叙利亚男孩偷渡途中溺亡,伏尸土耳其海滩的照片震惊世界,受到全球媒体及社交网络的广泛关注,难民危机拷问欧洲良心。近年来,非洲、中东等地战乱不断,致使大量难民涌入欧洲。此外,还有大批来自东南欧巴尔干地区的难民,将进入欧盟境内寻求庇护。专家表示,欧洲正面临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然而,欧洲却有些束手无策。9月9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公布了新的“难民配额”安置计划,即不同国家按照配额接收难民,分担压力。在这份计划所涉及的16万难民中,德国的配额约4万人,法国约3万人,其他欧盟国家分摊了不同的配额。他还表示,欧盟将实施长期的难民转移体制,以更好地应对难民危机。

新华社记者

其二,此次难民大多为战争难民,而非经济移民。略加统计分析我们很容易发现,近期大量涌入欧洲的难民主要是战争难民,大多数来自于近期战乱频仍的叙利亚、利比亚和阿富汗,随着伊斯兰国势力范围的扩展而不断增加。据联合国难民署的估计,今年以来,经地中海等涌入欧洲的30余万难民中,近80%来自叙利亚。

各国对难民潮看法不一

由联合国召集的首次世界人道主义峰会即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而此刻,面对源源不断涌来的难民,一向在国际人道主义救援方面走在前列的欧盟,却眉头紧蹙——拒绝还是接收?接收多少?如何让难民融入当地社会?……一连串难题让欧盟面临最尴尬的人道主义救援任务。

其三,此次难民危机,波及欧盟成员国多。直接波及的“第一线”国家不仅有传统的难民涌入国家意大利、希腊等,更有匈牙利等中、东欧新成员国;各国表态谨慎,难以迅速作出联合应对、相互协同的决定,并高效地付诸行动。呈现给世界的是:欧盟及其成员国被不断加深的难民危机程度、持续扩大的难民规模和不断出现的惨案与人道主义灾难逼迫着,亦步亦趋地被动应对,以及各国分散应对、缺乏整体协调的尴尬局面。

8月中旬,欧盟外部边境安全局发布消息称,7月涌向欧盟边境的移民数量高达10.75万人。这是自欧盟外部边境安全局2008年进行数据记录以来,首次在一个月内突破10万人大关。2015年1月至7月,涌向欧盟边境的移民近34万,而2014年同期的数字为12.35万。难民当中以叙利亚和阿富汗人最多。庞大的难民潮给希腊、意大利及匈牙利边境管控机构带来了巨大压力。

“新干涉主义”自食苦果

纵观此次难民潮的缘由,应该说,主要不是为追求经济和生活福利而引起的“经济移民”,而是由战乱和社会动荡衍生出来、兼具求富的求生难民。这显然与前段美、欧强力干涉西亚、北非国家内政,推动“阿拉伯之春”,以及更早时候进剿阿富汗塔里班等,造成叙利亚、利比亚和阿富汗等西亚、北非等地区的战乱、冲突频仍,极端的伊斯兰国(ISIS)趁机做大、民生凋敝直接相关。某种程度来讲,美、欧为首的一些国家在这一问题上,是典型的“始乱终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属于“自食其果”。当然,难民会集中涌向欧洲,也与欧洲经济富裕、生活水平较高,以及历来崇尚和标榜“平等、自由和博爱”、具有接受和资助难民的历史有关。大量难民不愿在匈牙利等国歇脚,而是直奔德国等欧洲核心国家,对此作了很好的脚注。

为应对难民危机,5月,欧盟提议在成员国内根据人口及国内生产总值进行难民分摊,但是该提案遭到拒绝。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有逾120万人在欧盟28个成员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是2014年的两倍多,而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是申请避难者的3大来源地。

欧盟及其成员国应对难民潮遭遇两难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Policy
Studies)主任丹尼尔·格罗斯(Daniel
Gros)撰文提出,该提案遭拒将欧盟置于困境:虽然大家都意识到难民危机问题,但是由于各国都只顾自身利益,导致拿不出统一的解决方案。

面对此次空前的难民危机,欧盟显得相当尴尬。匈牙利科尔维努斯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教授加利克说,阿富汗、伊拉克及叙利亚等国大量难民的产生,与美欧对这些地区推行的“新干涉主义”密不可分。

今年早期就开始出现的难民潮,给目前深受欧债危机荼毒和疑欧、脱欧等反一体化思潮上升,及极端排外势力困扰的欧盟及其成员国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对各国继续走欧洲一体化的决心、在欧盟旗帜下统一行动的意愿,以及作出必要牺牲、贡献与妥协的能力,提出了严峻的考验。无疑,此轮二战后欧洲遭遇的最大难民潮,给欧盟及其成员国带来极大的“两难”困境:

调查显示,欧盟国家中仅有瑞典对于非欧盟国家的外国移民持肯定态度,接受调查者中有71%—77%的人表示支持;在匈牙利、保加利亚及希腊,支持的人仅占22%—28%;在意大利、捷克、斯洛伐克、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甚至只有15%—21%。该报道认为,或许正是由于民众这种不支持的态度,欧洲很多国家都不接受欧盟的难民配额。

加利克认为,美国当初以反恐、消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推行民主为借口对阿富汗和伊拉克进行军事干预,“现在被证明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作为美国的盟友,欧盟国家也参与其中,“美国和欧洲(对难民问题)负有很大的责任”。

一方面,欧洲作为现代西方文明的发源地,自启蒙运动、文艺复兴以来一直高擎人权、民主和社会公正的大旗,令其面对大量难民偷渡途中溺毙海上和窒息于陆路等人道主义灾难,无法袖手旁观。今年4月,当难民偷渡船沉没,大量难民命丧地中海的意大利兰佩杜萨惨案发生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国际移民组织”以及许多欧洲政治家纷纷指责当事的南欧国家和欧盟机构缺乏“人道”精神,未尽全力救助和安置“地中海难民”之责,使当事国和欧盟处于深深的尴尬之中。而当叙利亚3岁溺毙幼童尸体被冲上土耳其海滩的照片被广泛转发,成为此次难民危机的经典画面后,舆论出现转折,欧盟相关国家被迫给出了较前积极许多的反应:德法共同呼吁,尽快出台有关难民分配的相对温和的方案,力图让各国均接纳一定数量的难民;匈牙利组织上百车辆,运送难民前往其向往的奥地利;德、奥均答应同意接受这批到来的难民;就连此前态度强硬的英国,首相卡梅伦也宣布英国将接受4000名叙利亚难民,并再花1亿英镑用于人道主义救援。

“欧洲对难民危机的反应是复杂的。”牛津大学难民研究中心副主任马修·吉布尼(Matthew
Gibney)对记者表示,一方面,一些国家认为,这是人道主义危机,应当做出特别反应。德国和瑞典接收的难民数量显著。意大利、法国及英国尽管态度更为勉强,但已经承诺接收一定数量的难民。另一方面,匈牙利、荷兰、英国等很多欧洲国家,将此视为国家安全及移民管控问题,因而有的修建围栏,限制难民,拒绝处理难民的申请。“这当然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澳大利亚哲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对记者表示,德国等一些欧洲国家采取较为积极的态度,接收相当数量的难民,但是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目前世界上被迫背井离乡的难民数量已经创历史最高纪录,让欧洲全部接纳前来寻求庇护的众多难民是不现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