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东盟峰会闭幕 主张通过南海行为准则

俄罗斯东盟峰会圆满闭幕 主张通过南海行为准则),欧亚区域经济,  俄罗斯希望借助这次峰会提升与东盟的合作关系

图片 2

(原标题:俄罗斯东盟峰会圆满闭幕 主张通过南海行为准则)

欧亚全面伙伴关系谈判应坚持开放合作,和谐包容;互利共赢,共同发展;透明度原则和非歧视原则;统一性和灵活性相统一。

  5月19-20日,第三届“俄罗斯-东盟峰会”在俄罗斯南部城市索契举行,在俄罗斯与东南亚国家联盟正式建立对话伙伴关系20年之后,这次峰会被双方都视为提升双边关系的契机,希望将“伙伴关系提升到一个全新的战略高度”(俄罗斯总统助理尤里·乌沙科夫语)。20年的纪念日不过是一个时间上的巧合,20年间俄罗斯与东盟实质的经济贸易、安全合作进展乏善可陈,俄罗斯向东南方向伸展的美好意愿与实际能力有差距;但同时,亚太地区日趋复杂的安全局势则为自身处于多重压力下的俄罗斯提供了新的契机,来扮演一个中间平衡者的角色。

图片 1俄罗斯总统普京

伙伴;贸易区;基础设施;区域经济;欧亚经济联盟;一体化;对接;东盟;大陆;投资

图片 2

一连两天的第三届俄罗斯-东盟峰会20号在索契闭幕并发表索契宣言,提出将研究在欧亚经济联盟和东盟之间建立自贸区。在南海问题上,宣言主张尽快通过《南海行为准则》。

2016年6月1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开幕式上发出建设“大欧亚伙伴关系”(以下简称“大欧亚关系”)的倡议:“建议考虑建设有欧亚经济联盟及其与之有着紧密关系的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以及我们的独联体伙伴和其他感兴趣的国家和组织参与的大欧亚伙伴关系。”一周之后的6月25日,普京访华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的《联合声明》表示,“中俄主张在开放、透明和考虑彼此利益的基础上建立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包括可能吸纳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和东盟成员国加入”。重视欧亚伙伴关系,开辟欧亚共同经济空间近年来已被提上日程。

当地时间2016年5月20日,俄罗斯索契,俄罗斯总统普京参加俄罗斯-东盟峰会。
视觉中国 资料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老挝总理通伦,在峰会后交代会议的成果。峰会宣言指出,与会各方商定、支持有效全面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尽快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通过《南海行为准则》。

欧亚区域经济

俄“东进”的方向已微偏

今年是俄罗斯-东盟建立对话伙伴关系20周年,与会各方同意加强能源合作。普京表示,东盟全体成员国还一致赞同,与欧亚经济联盟和上合组织一体化,从而避免机构重叠。未来更会研究在欧亚经济联盟和东盟之间,建立自由贸易区。

一体化融合发展

  2012年在俄罗斯远东城市海参崴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在当时被认为是俄罗斯吹响了“东进”战略的号角,但是俄罗斯精英对此的兴趣似乎很快消亡,东进战略几乎就要重演历史上俄罗斯多次远东开发战略的命运。  2012年普京在总统令中,曾经将亚太地区列为俄罗斯外交上第三重要的地区(前两位分别是独联体国家和欧盟),而到2013年版的《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概念》中,亚太的地位已经跌落到第四,美国取代了第三的位置。  俄罗斯希望借助这次峰会提升与东盟的合作关系,这种努力一部分是延续了1991年以后俄罗斯一以贯之积极参与各种地区多边组织的做法。独立后的俄罗斯一直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维持自己作为大国迅速下降的国际地位、保持自己在经济和安全两大领域至少体面的影响力。  在亚太地区俄罗斯同样希望保持“多维度”的地区平衡,东盟无疑在该地区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地区权力中心,为俄罗斯提供了可以借助的多边安全对话的框架。尤其是近年来,为避免在亚太地区出现的中美两大国间竞争主导的局面,东盟无疑成为一个俄罗斯可以借以平衡其他大国的合作伙伴。  此外,过去两年俄罗斯在欧洲方向因乌克兰危机而遭遇多重压力,其“东向”战略也被赋予了新的必要性,至少在形式上能向对俄施加制裁的国家显示:俄罗斯仍然有广泛的合作选择。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类讨论中,俄罗斯方面有意无意之中将“东南亚”、“东盟”和“亚洲”、甚至“亚太”等概念同等使用,部分掩盖了最初的“东向”并非主要针对东南亚地区的事实。

普京:“我相信我们有机会在欧亚经济联盟与东盟之间建立一个广泛的自由贸易区,我们的贡献将有助于成立亚太自由贸易区。”

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表示,“中国将积极同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发展互利共赢的经贸伙伴关系,促进同各相关国家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建设一带一路自由贸易网络,助力地区和世界经济增长”。2015年3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明确指出,共建一带一路“旨在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沿线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

经济合作20年乏善可陈

普京特别强调,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概念与建立欧亚经济联盟、上合组织及东盟的三方经济伙伴关系精神相似,没有矛盾,俄方将与中方沟通,相信双方会有积极的合作。

投资贸易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内容,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的若干意见》做出重大部署,“重点是加快与周边、一带一路沿线以及产能合作重点国家、地区和区域经济集团商建自由贸易区”。近期包括加快正在进行的自由贸易区谈判进程,积极推动与我国周边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建立自由贸易区;中长期应形成包括邻近国家和地区、涵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及辐射五大洲重要国家的高标准全球自由贸易区网络。

  在俄罗斯希望赋予本次峰会的意涵和希望传递的信号背后,则是过去二十年来双方合作业绩的乏善可陈。  虽然东盟经济体的规模和活力不算小,
虽然21世纪前八年俄罗斯也经历了强劲的经济复苏,虽然双边经贸层面过去十年左右的增长速率还不错,但由于起点实在太低,俄罗斯和东盟之间现有的经贸关系非常仍然薄弱。  2014年俄罗斯在东南亚国家的贸易伙伴中只排到第十四位,东盟对俄罗斯的出口仅占自己总出口的不到1%,而俄罗斯对东盟的出口占自己对外出口的比例也不过2.7%。东南亚国家在2012-2014年间接受的外来投资中,俄罗斯资本的比重只有千分之二,其中绝大部分还高度集中在越南一个国家。  目前,俄罗斯对东盟地区的主要经济优势还是高度集中在几张“老面孔”上。能源领域合作主要集中在印尼和越南两国,包括石油、天然气部门的勘探开采和能源技术出口,帮助越南承建的第一个核电厂“宁顺-1”项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集团和俄罗斯石油在南海与越南国家石油公司的能源合作项目。  俄罗斯军工产品出口主要集中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对泰国的武器出口也有望有所突破。泰国领导人在本次峰会还提出,建议俄罗斯在泰国生产向东南亚国家出口的军工产品。  此外,俄罗斯铁路公司在印尼有一定规模的铁路建设项目。而一些来自新兴行业的俄罗斯企业也在东南亚有所表现,比如软件公司“卡巴斯基实验室”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和菲律宾等国都有项目,多家中小规模的俄罗斯网络、有线电视和电讯技术公司也在东盟市场有所拓展。  从中期趋势来看,俄罗斯在东盟国家能有实质拓展前景的基本就是军工、能源和机械制造产业,也是目前俄罗斯对外投资中少数几个有竞争力的行业。

在反恐方面,宣言提出,俄罗斯与东盟国家将在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及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的基础上,在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上发展互动。

目前,中国与东盟、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瑞士等15个经济体签署了自由贸易和更紧密贸易关系协定,正在谈判的自贸区有11个,包括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还有11个自贸区正在研究中。

俄罗斯将助演“小国的喜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