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政委:坦克赛没获冠军非坏事

坦克竞赛,中国队坦克参加第四阶段接力赛,国际竞赛有俄罗斯、中国、哈萨克斯坦、印度、塞尔维亚、安哥拉、白俄罗斯、委内瑞拉等12个国家参加

图片 1

  2014年8月4日,南京军区第一集团军某装甲旅代表解放军首次参加俄罗斯“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以下简称“坦克竞赛”),12名中国坦克手不俗的赛场表现,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场赛事也被外交部评为2014年中国军事外交十大突破之一。半年后,赛场硝烟早已散去,该旅从竞赛中吸取经验教训,在实战化训练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进。

图片 1

  被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称为“国际军事合作新篇章”的“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于8月4日至8月16日在莫斯科阿拉比诺训练场举行。经过13天共4个阶段的比赛,中国代表队首次参赛,取得团体第三的好成绩,同时还获得体能赛团体第一、军事合作奖、战斗友谊奖、最佳车组奖等荣誉。

  2014年8月20日,中国代表队以综合排名第三的成绩从莫斯科归来。该旅旅长王向东接连向总部和相关装备院校提交了两份报告。“实战化”是这两份报告的主题词。

8月16日,在俄罗斯莫斯科州的阿拉比诺训练场,中国队坦克参加第四阶段接力赛。当日,俄罗斯坦克大赛闭幕。俄罗斯队获得团体冠军,亚美尼亚和中国队分获第二、三名。

  “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有俄罗斯、中国、哈萨克斯坦、印度、塞尔维亚、安哥拉、白俄罗斯、委内瑞拉等12个国家参加。每个国家代表队各含3个主力车组和1个后备车组,除中国代表队自带96A主战坦克参赛外,其余国家都使用俄罗斯提供的T72BV坦克完成比赛。

  两个月后,全军装甲兵系统的上百名将校军官,齐聚南京军区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以下简称“某训练基地”),现地观摩,现场办公,他们钻进坦克里,跟训研训,现场收集第一手数据和资料,经总部领导、院校专家和装甲兵一线指战员们反复研讨,提出改进训练方案十多项。承办这场研讨活动的正是赴俄参赛的这支部队。

2014年8月4日,南京军区第一集团军某装甲旅代表解放军首次参加俄罗斯“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12名中国坦克手不俗的赛场表现,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场赛事也被外交部评为2014年中国军事外交十大突破之一。半年后,赛场硝烟早已散去,该旅从竞赛中吸取经验教训,在实战化训练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进。

  8月19日,参加“坦克两项-2014”竞赛的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某装甲旅12名队员回到驻地。“首次参赛没获得冠军不是一件坏事情。”第1集团军政委白吕在看望慰问参赛官兵时意味深长地说。

  “现在知道差距在哪儿了”

2014年8月20日,中国代表队以综合排名第三的成绩从莫斯科归来。该旅旅长王向东接连向总部和相关装备院校提交了两份报告。“实战化”是这两份报告的主题词。

  “实弹射击取得好成绩,属于正常发挥”

  隆冬时节,南京军区某训练基地,一辆辆坦克时而蹿上山头,时而越过沼泽,时而又隐没在树丛之间。一阵炮声过后,坦克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两个月后,全军装甲兵系统的上百名将校军官,齐聚南京军区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现地观摩,现场办公,他们钻进坦克里,跟训研训,现场收集第一手数据和资料,经总部领导、院校专家和装甲兵一线指战员们反复研讨,提出改进训练方案十多项。承办这场研讨活动的正是赴俄参赛的这支部队。

  一声巨响,高速驰骋的96A坦克突然开火射击,炮弹命中靶心,在靶标上仅留下鸡蛋那么大的孔。8月4日,在“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比赛首日,中国代表队第一个上场的炮手孔祥宇,就以3发全部命中的成绩赢得一片喝彩声。虽然在当天的比赛中,96A坦克行进中被俄制T72B3M赶超,还被撞损挡泥板,但这些突发状况没有影响坦克火控系统的稳定性和炮手的正常发挥。

  “开得真过瘾。”坦克刚回场,驾驶员代田财从驾驶舱里爬出来,跳下坦克一脸兴奋地对队友们说。炮手陈小龙钻出炮塔,问观摩的队员:“打上了吧?”报靶员高举右手,朝他竖起3个手指,意思是“全部命中”。

“现在知道差距在哪儿了”

  对于解放军装甲兵部队来说,“先敌开火,首发命中”是射击水平的最高体现。从这次比赛过程看,参赛队员做到了这一点。在3个比赛阶段的实弹射击中,上场的3名炮手共计射击27发炮弹,大部分都命中靶标9区中心位置。

  新年度一开训,这个旅就千里机动奔赴某训练基地,这次与以往不同,出动的一个加强营兵力属于混合编成——全旅每个坦克连都派出了代表,携带的装备也是各连“自备”。

隆冬时节,南京军区某训练基地,一辆辆坦克时而蹿上山头,时而越过沼泽,时而又隐没在树丛之间。一阵炮声过后,坦克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虽然96A表现出卓越的射击性能,但俄制T72BV坦克良好的机动性明显在单车赛和竞速赛中占有优势,通过前两个阶段的比拼,中国代表队名次落在了七八位。针对这一赛场表现,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王洪光中将撰文说:“有人说96A坦克是二代的底盘(机械化),三代的炮塔(数字化),是有道理的。”

  “按照惯例,每年都是春节后才进山,今年选在了年前,我们想把训练模式改进一下。”该旅副参谋长王波涛说。去年参加坦克两项竞赛回国后,从旅领导到营连组训骨干,都受到很大触动,新的理念不断被融进全旅的训练中。

“开得真过瘾。”坦克刚回场,驾驶员代田财从驾驶舱里爬出来,跳下坦克一脸兴奋地对队友们说。炮手陈小龙钻出炮塔,问观摩的队员:“打上了吧?”报靶员高举右手,朝他竖起3个手指,意思是“全部命中”。

  在某装甲旅的官兵看来,参加“坦克两项-2014”竞赛,不仅仅是为了参加比赛,还有利于提升部队战斗力。该旅驻扎在人口密集的长江以南某地区,组织坦克火炮实弹射击受场地限制,以往“静对静”火炮实弹射击的场地,无法进行“动对动”课目的实弹射击。为了填补该项训练空白,该部千里机动赴南京军区某训练场专门针对“动对动”进行训练。据了解,此项训练课目的成功实施,在全战区范围内尚属首次。

  “俄罗斯的坦克跑得快,还‘皮实’,与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和经过战争考验有很大关系。”王向东旅长说。

新年度一开训,这个旅就千里机动奔赴某训练基地,这次与以往不同,出动的一个加强营兵力属于混合编成——全旅每个坦克连都派出了代表,携带的装备也是各连“自备”。

  在这次竞赛中,3个阶段共9发炮弹全部命中的炮手王欢回忆说:“坦克在30千米每小时以上的快速运动中射击,不少参赛国家的队员从来没打过,我们在备赛中还训练了侧向射击,掌握了更加全面的射击经验,在竞赛实弹射击中取得好成绩,属于正常发挥。”

  俄罗斯举办世界性的坦克竞赛,有一定的战争渊源和历史积淀。70多年前,当时的苏联与德国进行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坦克会战——库尔斯克坦克大战,双方共投入6000多辆坦克,最终,苏联取得了胜利。这场坦克大会战为苏联取得二战胜利打下了基础,也使苏军坦克技术取得了长足发展。

“按照惯例,每年都是春节后才进山,今年选在了年前,我们想把训练模式改进一下。”该旅副参谋长王波涛说。去年参加坦克两项竞赛回国后,从旅领导到营连组训骨干,都受到很大触动,新的理念不断被融进全旅的训练中。

  “通过这次竞赛的检验,96A坦克的火控系统完全具备完成高难度射击的条件,它的车载计算机控制、火力控制系统,将激光测距(测角、测速)、自动修正、微光(热成像)夜视、自动装弹连为一体,更加适应实战化要求。为发挥装备的最大效能,在训练上我们还大有可为。”该旅旅长王向东回国后就把下一步训练的想法写进了向总部汇报的材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