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军为什么很少有重伤员,老兵回忆帮你揭开谜底!

所以日军也是会尽可能救助无法行动的伤员,会全力救助伤员,日本对待负伤确认不能走路的士兵

图片 23

李三万

图片 1

问题:二战时,日本如何对待负伤不能走路的士兵?

摘要:二战时期日军是以残忍著称的,尤其是对待战俘更为残酷。由于崇信武士道,对于生命基本上采取漠视的态度,那么在战争中,日军又是如何对待自己因为负伤而无法行动的伤员?

NO.709 – 日军重伤员

回答:

图片 2

编辑:冷小军 / 出品:冷热军事史

图片 3

图1:二战中日军是如何对待自己无法行动的伤员?

二战时期,日军的单兵作战能力有目共睹,但战场上子弹无情,会有伤亡。然而,日军伤员大多只是受了轻伤,那么受重伤的日军都去哪里了呢?

二战时,日本对待负伤确认不能走路的士兵,一开始还是能够善待的,也能尽最大可能将他们送至后方军医院,由专门的军医负责诊治,实在不行的送回国内治疗。但随着战争的继续和战场情况的变化,对待负伤不能行走的伤兵往往有三种解决方法,

二战时期日军是以残忍著称的,尤其是对待战俘更为残酷。由于崇信武士道,对于生命基本上采取漠视的态度,那么在战争中,日军又是如何对待自己因为负伤而无法行动的伤员?

战争前期全力救助伤员

一种是直接将他们扔在战场不管,任其自生自灭;大多数受伤的士兵要么会引爆手榴弹自杀,要么会等待清理现场的敌人与之同归于尽,也有一部分来不及向“天皇”效忠的便成了俘虏:

具体要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战争前期,日军占有优势的时候,考虑到对待伤兵的态度直接影响到士气,所以日军也是会尽可能救助无法行动的伤员。世界上任何国家的军队都是会尽量地抢救伤兵的,除非重伤员自己已感到无救,那么这些重伤员才会主动放弃救治或转移的机会,让战友留下尽量多的弹药抵抗到最后一口气,或者干脆自杀及早解脱伤痛折磨。

图片 4

战争初期日军对待伤员还是非常呵护的,他们会将伤病员送到后方疗养,每天食物都很精致,还有多种娱乐活动。不过伤好后,需要立即回到原部队,参与下一次的军事行动。

二战时期日军对待自己的伤员分为两个阶段。战争前期,日军占有优势时,考虑到对待伤员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到士气,会全力救助伤员,伤势严重的伤员会想办法运回国内救治。

第二种情况是会直接而又毫不犹豫的给他们来一枪,以了结其生命,并不会给这些伤兵以安慰或治疗。一开始杀死伤兵采取的是枪杀,让伤兵“享受”到没有痛苦的死去,可后来随着战争的胶着和吃紧,日本军人选择用刀杀死伤员,据称是不想浪费子弹。第三种情况是由健全的士兵用枪指着负伤的士兵,逼其用刀剖腹自杀,如果伤兵自杀未死不想自杀,便再用刺刀补杀,直到确认死亡为止!

图片 5

侵华日军老兵东史郎在《东史郎日记》记载,他们会将伤病员送到后方疗养,每天的食物多样而精致,还有多种娱乐活动。不过伤好后,要立即返回部队,参与下一次军事行动。

日本如此对待负伤的士兵,其实与日军的残暴无关,主要是因为日本人认为,在战场上负伤的战友,会成为日本军队最大的负担。这其中既包括托运伤员运输成本、救治伤员的医药成本、照看伤员的人力成本,甚至还有粮食消耗的成本等诸多方面的付出。如此简单粗暴的““一枪毙“或”一刀斩”或“刀枪并用双杀”,不仅解决了上述诸多问题,还避免了伤兵因被俘而泄露军队番号、规模、人数,作战方法、逃犯方向等军事机密情况的发生,要知道二战时期日本人非常注重情报的保密性,他们始终认为,伤兵多一人活,整个部队就多一份危险!

图2:早期日军对伤员还是很呵护的

图片 6
展开剩余84%

图片 7

东史郎在山东战场作战时,曾患上疟疾,而后又被自己的刺刀柄撞伤腹部,他被送到大连疗养,每天可以吃到美味的橘子罐头以及来自日本的食物,不但可以泡温泉,每天还有自由外出时间,看电影去喝酒找花姑娘做什么都可以。东史郎还说,为了能让自己可以离开战场,有些日本士兵会故意弄伤自己,他描述一个同县的士兵就曾自己将手臂割伤,从伤口中能看到青筋在里面跳动。不过这个家伙没有得偿所愿,他被跟自己有过节的士兵告发,不但挨了军曹一通耳光,还不允许进入后方治疗。显然是个悲催的家伙。

▲ 东史郎

当然,对于那些一开始负轻伤而能继续战斗的军人,日本人不会用上述手段待之,在军医简单处理后还要投入战斗,直到成为不能走的负伤者为止,同样走了上不归路!在一些战役吃紧并注定失败时,既使已经得到救助的伤员,也会再次成为“累赘”。军医则会负责结束这些人的生命,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打空气针,让伤兵猝死,那种死是最残酷的!

和大多数人想象的不同,日军对于个体还是非常重视的,就连战死的尸体,日军都是要全力抢回,火化后把骨灰装在瓦罐中由同乡带回。

东史郎在山东作战时患疟疾,而后又被自己的刺刀柄撞伤腹部,被送往大连疗养。他每天可以吃到桔子罐头和来自日本的食物,可以泡温泉,还可以自由外出看电影、喝酒。

回答:

在一些历史照片或者影像资料中,也能看到一些日军士兵脖子上用挂着白布包裹的盒子或者罐子,这里面装的就是阵亡战友的骨灰。因为日军部队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地方的兵员集中编组成单位,所以同一个联队的士兵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所以这种由战友带回骨灰也是很常见的。

他的一位战友很羡慕,为了让自己离开战场曾自己割伤手臂,从伤口中可以看到青筋跳动。不过他没有如愿以偿,被与人告发,不但挨了首长一耳光,还不允许进入后方治疗。

这是一张非常有名的照片,上面的故事发生在1945年3月16日,惨烈的硫磺岛战役后,一名美军海军陆战队的士兵发现了一个濒死的日本兵。因为害怕日本兵会引爆手雷,美军士兵不敢轻举妄动,最终也只能小心翼翼地给他点了一根烟。日本兵没抽几口就死了,虽然二战中的日本根本不值得同情,但这张照片多少还是展现出了人性的一面。

救助伤员抢回尸体也都是为了维持士气,让士兵感到不论受伤还是战死,部队都是决不会丢弃的,只有这样士兵才能愿意在战场上没有后顾之忧拼死作战。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 二战日军军粮

众所周知,二战中时的美国人跟日本是有仇的。原本经历了一战,美国国内的厌战情绪就非常高昂,怕的就是年轻人走上战场付出更大的牺牲。但日军于1941年12月7日偷袭珍珠港,强行将美国拉入战争,可以说,二战时把“日本鬼子”这个词喊得最响、最咬牙切齿的,除了咱们中国,就要数美国了。不过,恨是一码事,虽然二战时美国也没少虐待日军战俘,但总体来说,美军对待日俘还是说得过去的。相比之下,反而是日本人对待自己战友的手段和态度,让人看完后觉得异常恐怖。

图3:救助伤员也是维持士气的重要手段

对于战死的士兵,日军都要将他们带回家乡安葬,火化后把骨灰装在瓦罐由同乡带回。因为日军部队基本都是同一个地方的兵员集中编组成单位,所以同一个连队的士兵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由战友带回骨灰的情形比较常见。

图片 11

可是到了二战中后期,日本的战争形势逐渐恶化。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个疯狂的国家对待伤兵的态度也就来了一个大转弯,受伤的士兵如果不能跟随部队行动,为了保证部队安全转移或者及时完成任务,就会把拖后腿的伤员杀掉或者鼓励伤员自杀。

在一些历史照片中,可以看到一些日军士兵带着白布包裹的盒子,这里面装的就是阵亡战友的骨灰。这样做能够凝聚士气,让士兵感到部队不会丢弃他们,这样能够在战场上没有后顾之忧。

我们先来看这样一个例子:塞班岛战役时,日军一支小部队与美军发生了激烈的交火。这支部队的大多数人最终全身而退,留下了几个伤兵。这几个伤兵仍在原地负隅顽抗,此时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美军害怕有埋伏,便有意识地做了休整。此时,对于日军来说,这是个救回受伤队友的绝好机会,但指挥官却只派了两个人回到伤兵所在地,让他们完成一项工作。

那时日军在遇到一起行动的队友负伤且确认丧失行动能力时,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安慰或者医治,而是会毫不犹豫的给他来一刀以了结其性命,之所以选择用刀而不是用枪,理由居然是不浪费子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举措,是因为日军认为在战场上救助负伤的战友将会成为最大的负担。这其中包括转运伤员的运输成本、救治伤员的医药成本、照看伤员的人力成本等诸多方面的付出。

图片 12

图片 13

值得一提的是,二战后期日本兵员不足,有很多士兵都是从冲绳、台湾、韩国、朝鲜、菲律宾等占领区强征而来,来自这些地区的伤兵就更不受到应有的救助。

▲ 二战日军

这两名士兵先是问了问伤兵的情况,然后给对方点了根烟,接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双方聊得很融洽,然而,当美军的炮火再次出现时,被派来的士兵立刻抽出枪,将几名受伤的战友全都“就地处决”了。

即使在日常生活中,日本人也不会像美国人那样经常去看内外科医生或者有自己的家庭医生。对弱者的关照对日本人来说显然是一件很陌生的事情。前菲律宾上校军医哈罗鲁德·格拉特里曾经在中国台湾被监禁了三年,他在讲述自己的战俘经历时曾说:“美军战俘获得的治疗条件要比日军好。在战俘营中,盟军的军医可以照顾自己的战俘,而日军却几乎没有专业军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给日军看病的唯一的医务人员就只是一个非专业的下士,到后来变成了一个中士,而这位中士自己每年最多也只能见到军医一两次。”

战争中后期残忍杀戮伤员

其实,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几乎在日军所有的战役中都存在。二战中日军处理战俘的手段差不多也就这几种:第一,丢下伤兵不管,让他们自生自灭。这部分人最终要么拉手雷跟打扫战场的敌人同归于尽,要么就做了战俘。第二,专门组织人回去杀光伤员。起初,伤员还能“享受”枪决(痛苦比较小),后来为了省子弹,日军干脆用刀结束他们的生命。讽刺的是,为了防止伤兵反抗,旁边还会专门安排荷枪实弹的人负责监督。

在战争后期,因为物资匮乏,前线日军已经没有了训练有素的医疗队伍(这也是我们在看有关二战的战争影片中,极少看到日本军队里有军医和医疗兵的原因),能够在子弹纷飞的战场上抢救伤员,并进行及时的救治,也没有一个系统的医疗设施,例如前线救护所、后方野战医院以及在远离前线的地方建立一些康复医院等,至于医疗药品的补给就更不用说了。在一些紧急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带来麻烦,干脆就会直接把伤病员干掉。尤其是在菲律宾和新几内亚,日军往往会在伤病员还没来得及被转移的情况下,就不得不从还有临时医院转移,而在敌人即将占领临时医院的时候,日军医院的负责人就会开始执行所谓的“撤退计划”。其实这种计划就是在临走时将伤员全部杀掉,或是给伤病员留下手榴弹让他们自杀。

战后据日军士兵回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不外乎就两个:首先是为了减少救治伤兵的战争物资消耗;其次,日军高层认为这样做,可以有效地防止敌军从伤员口中套出军事机密。

图片 14

到了战争中后期,日本战争环境恶化,资源匮乏,对待伤员的态度发生了180度转变,可以用没有人性来形容。

当然,日军也不是一看到士兵受伤就抛弃不管,有些受伤看上去比较轻的士兵会被救回。不过,这些人里的一部分命运也非常悲惨。二战时的日军是配备军医的,不过,这些军医救死扶伤的事没做多少,倒是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坏事,比如人体试验等。因此,他们有的是杀人手段。在一些战役吃紧,或是注定失败时,就算已经得到救助的伤员此时也会再次成为“累赘”。而军医则负责结束这些人的生命,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打空气针。

图4:到战争后期对伤员就基本要“解决”了

在战场上各国都会有随行医生对伤员进行医治,但是日本没有医疗队伍抢救伤员,也没有系统的医疗设施,如前线救护所、后方野战医院以及在远离前线的地方建立一些康复医院等,至于医疗药品的补给就更加匮乏。

图片 15

所以,综合而言,在二战前期,日军的日本对待伤员还是比较负责任的,会对伤员进行全力救治,伤势严重的伤员还会想办法运回国内去救治,而到了战争的中后期,日军的残忍不仅表现在对待敌人,同时也表现在对于自己在战场上相依为命的战友,伤兵基本上都是简单包扎,而对于那些不能行走的伤员,日军的做法确实毫无道义可言。

对于伤势不严重、可行走的伤员,日军会将他们送往医院进行治疗,之后继续参加战斗。对于受伤严重、无法走动的士兵,他们不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安慰和医治,而采取以下几种处理方式。

有朋友可能不了解“空气针”为什么能杀人,这是因为当大量空气进入血管时,由于心脏搏动,空气和心腔内的血液混合形成大量血沫。当心脏收缩时,这些血沫无法被排出,阻塞肺动脉,导致心率变低,最终可导致猝死。因此,空气针是一种残酷的杀人手段。

因为随着战线拉长,以及战争时间的拖延,日军的战备资源逐渐枯竭,药品也越来越少,为了节约资源,日军高层做出了一个惨无人道的决议,对那些伤势严重的伤病员直接处死,美其名曰“这就是战争,帝国帮不了你了,为了让你不那么痛苦,只能如此了。”其实这是物资缺乏的表现,不愿在伤势严重的伤员身上浪费资源,而还担心这些伤员被俘虏后泄密,才做出这种惨无人寰的决定。

一是将他们抛弃在战场上,任其自生自灭。二是开枪结束他们的生命,有时不想浪费子弹会用刀结束他们的生命。三是逼迫伤员自杀,让他们剖腹自尽,直至确认他们死亡。四是给伤员直接打空气针,让空气进入人体内,导致猝死

有一个词叫“战友情”,从战火中磨练出来的这种情感是非常珍贵、真挚的。有时,为了救助一名伤员,一支部队可能会重返战场,这对战友来说都是理所应当的。然而,二战中的日军仅仅是为了节约资源,或是担心情报泄露而“杀人灭口”,这样的事实简直是匪夷所思,让人不得不感叹日本这个国家的变态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图片 16

回答:

▲ 日本伤员

日军的军国主义思想,武士道精神,决定了他们的伤兵不会有好下场。

五是在敌人即将占领日军的临时医院的时候,日军医院的负责人就会开始执行「撤退计划」——就是在临走时将伤员全部杀掉,或者是给伤病员留下手榴弹让他们自杀

大家在战争片当中,经常能看到为了抢救一个战场上的伤兵,很多人伤亡的片段。但是,在二战中的日军队伍,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二战后期日本兵力不足,很多士兵都是从冲绳、台湾、韩国、朝鲜、菲律宾等占领区强征而来,来自这些地区的伤病根本得不到任何救助。

图片 17

图片 18

对于伤兵,他们的处理方式很残忍。

▲ 二战台湾籍日本兵

运气最好的是那些伤势不重,勉强可以走路,或者由人搀扶可以走路的伤兵。他们会送到野战医院,由军医简单处理,伤好之后就能继续参加战斗。

对于这种毫无人道的做法,日军给出的解释是,伤员行动不便会影响整改部队的机动性;救治伤员会占用军队资源,会浪费很多的人力、物力;把伤员处死可以避免当俘虏泄露情报。

但是,如果在战场上负伤,无法行动,那就麻烦了。

当时,中国国内的医药已被军队牢牢把控住,日军在城镇中搜索不到医疗资源,从日本运输来又十分困难,所以日本军队只是带少量药品,用于重要军官。

日军在每场战斗之后都会检查战场伤员情况,在战争的前期还好,有希望救活的都有机会接受救治。后来负伤严重的士兵,会被自己人直接处决。

在这样的境况下,日本伤员经常切腹自尽,他们信仰「武士道」精神,认为牺牲都是荣耀的,不惧怕死亡。

图片 19

其他国家的伤员处理方式

尤其是在东南亚战场和太平洋战场,日军往往会直接用刀砍死重伤员,如果有反抗,就会一枪爆头。其实这还是比较好的归宿,因为重伤员被送到简陋的野战医院,也是等死。

很多日军老兵的回忆录都有记载,送到野战医院的重伤员,缺医少药,只能痛苦的哀嚎,慢慢的等死。而且,那些无法随军转移的重伤员,会被打“空气针”。

那么,二战中其他参战国对伤员是怎么处理的呢?

空气针,就是用一管空气直接注入血管。随着心脏的跳动,空气会进入心脏,于粘稠的血液形成大量的血沫,阻塞肺动脉而死。

美军对待伤员最具有人道主义精神,不会轻易放弃。美军士兵小队如果其中一人受伤,即使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也不会轻易放弃战友。如果战友阵亡,也会尽量将遗体带回安葬。

有时候,会直接发给重伤员手榴弹,让他们集体自杀。比如塞班岛战役中,日军最后的自杀式冲锋前,就把不能动伤员集中起来,发给他们手榴弹,让他们集体自杀。

图片 20

图片 21

▲ 美军医疗兵抢救伤员

每一个伤兵都是巨大的负担,对于日军来说,没有活着的必要。

前菲律宾上校军医哈罗鲁德•格拉特里曾经在中国台湾被监禁了三年。

但是,也有例外情况,因为某些时候,他们会把伤兵当成军粮。

他在讲述自己的经历时说:「美军战俘获得的治疗条件要比日本好。在战俘营中,美国的军医可以照顾自己的战俘,而日军却几乎没有专业的军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给日军看病的唯一的医务人员就只是一个非专业的下士,后来是一个中士,而这位中士自己每年最多也只能见到一两次」。

比如瓜岛战役中,美军强大的攻势让日军躲到了密林当中。缺医少粮,饥饿的日军想办法吃掉一切能吃的。一个活下来的日军战俘回忆,当时他受伤了,和其他士兵一起躲在了密林当中。因为没有药品,根本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

图片 22

某一天他闭眼休息的时候,忽然听到其他士兵悄悄的商量怎么把他杀了吃掉。这个伤兵想办法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密林,成了美军的俘虏,当然,也保住了性命。

▲ 二战日军

在1943年的新几内亚战役中,被美、英、法、澳等盟军重重包围,日军补给中断,陷入了极度饥饿当中。

二战前期,日军对待伤员还是比较负责任的,为伤员提供优质的医疗救助,伤势严重的伤员还会想办法运回国内去救治。

图片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