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称解放军最残酷敌人是腐败 质疑我军战斗力

  美国《华尔街日报》3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及中国军队买官卖官行为遍及全军,中国军队反腐败,对于军队存在的问题

  一位来自海军基层部队的指挥员告诉《环球时报》,成长为一名舰艇指挥员要经过多岗位锻炼,不间断地培训学习,不断地考核,才有资格成为舰艇舰长或潜艇的艇长。从军校毕业到成长为一名合格指挥员短则需要十年,长则需要十五年。

  西方舆论报道中国反腐败的兴趣更多落在了腐败的严重性上,在它们那里,所有“反腐败”都仅仅是“腐败”的印证,中国越反腐败,“中国崩溃”就有了越多证据。必须指出,它们认识中国反腐败的方向与中国社会的认识方向大体是相反的。

  德国全球新闻网15日称,中国军队再次公布一批大老虎名单,这是中国军队一年反腐败斗争的成绩单,中国对军中腐败也在“零容忍”。

  以舰长为例,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舰长,在军校毕业后,下到基层部队需要先进修一年,考核合格后才能成为正式干部,这仅仅是其成长的开端。正常情况下,他需要三年时间,经过多次考评,合格后进行调级,从原来副部门长升至部门长。此后再经过两至三年锻炼,这个阶段会根据个人情况进行岗位调整。旨在做舰长的留在基层部队,继续锻炼,参加各种考核。“每年都有干部考核,分为优秀,良好,一般,称职和不称职”,这位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考核既有理论测试也有实践操作,考核合格的人员到院校集中培训,学习副舰长理论,岗位培训。学习完毕后其返回舰艇后,有一年的岗位锻炼,需要练习舰艇怎么操作,管理,训练怎么组织等等。最后独立操作考核通过之后,正式成为副舰长,然后是实习舰长,舰长,一步步成长起来。即便在做了舰长之后年年也都有考核,而且根据需要不间断进行培训学习。

  中国军地的反腐败能够继续深入开展下去,除了舆论的支持,社会的信心也在发挥着关键作用。世界大国里还没听说过有哪个国家是被反腐败“反垮的”,那些希望中国将把自己“反垮”的人和力量终究要失望。把中国“反腐败”当成“腐败”来报道的西方媒体,有些或许是没看懂中国,有些则是故意要这样自欺欺人。

  而为了让子女通过,一些家庭掏了钱。文章称,这种现象对于解放军清除腐败、增强战斗力来说是一项挑战。报道援引美国兰德公司学者冈尼斯的话称,一些人托关系入伍,损害了那些更合格的应募者,而军队此后必须花费更多资源提升这些低技能士兵的能力。《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网站称,一支腐败的军队可能缺乏战斗力,不足以应对亚洲的一场全面国际危机。如果大量军官靠行贿升迁,解放军领导层可能不如外面看起来那样强健和能干。报道还称,中国已整整一代没打过仗的事实,加剧了这个挑战。

  根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军衔和职位并无直接关联。比如校级军官,不管是少校还是大校仅仅是一个军衔,很多是没有实职的。少数贪腐分子涉及到的一些行为大多集中在有钱有权、实职的位置,比如干部、后勤,装备等领域。

  中国人不必过于在意西方解读。中国军队在自揭家丑,让我们看到了军队刮骨疗毒的决心。与此同时我们看到每当大灾大难关头也都有人民子弟兵挺身而出的身影,我们很多人的亲朋好友中都有军人,包括各级军官。常识也很强大,我们不会相信“所有的军衔岗位都被贴上了价格标签”这样的夸张论断,就像我们不相信中国所有公务员都是通过花钱买来了他们的晋升。

  于本城对记者描述道,由于徐才厚一些人的影响,反腐败工作处于被动、消极、不作为,随大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状态,“感觉很寒心,很气愤。”
十八大以后,党中央在军队反腐工作上采取一系列举措,查处了徐才厚,古田会议后开始肃清徐才厚对部队的恶劣影响。于本城说,这些举措改变了“以维护军队形象,维护领导形象”为借口的被动、消极、应付的局面。事实表明,揭露腐败分子才维护了军队形象,没有损害军队形象,这次公布打虎榜就是例证。

  这位军官所在的单位层级属于总部机关单位,但他描述这份工作“没权没钱,都是干活的位置,工作很辛苦,天天加班,工资也不高。”

  这当中显然有不少表达的是西方一些人的愿望,他们很乐意把中国发生的各种事情都看成“中国不行了”、而西方则“前途似锦”的信号。

  “中国军队最残酷的对手”是谁?日本《外交学者》的文章认为是“腐败”,而军队反腐则是“清扫解放军的屋子”。评论称,世界规模最大的军事力量解放军及其前辈,自从1927年以来一直是党的忠诚卫士,很多中国人怀有这样的信念,认为解放军是一个纪律严明的组织,远离裙带和类似的腐败等侵蚀势力。对于军队存在的问题,如今,中国领导人决定直面艰巨挑战。

  美国《华尔街日报》3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及中国军队买官卖官行为遍及全军。在接受《环球时报》的采访中,对此观点,中国军队人士给予批驳,认为把少数几个人腐败演绎为中国军队的集体腐败是一种想象,不值得一驳。

  中国军队的腐败问题看来的确很严重,军方今年两次公开宣布的处理名单包括了30名军以上干部。这种触目惊心的情况在新中国军队历史上前所未有。

  解放军近年的反腐颇受肯定,也有西方媒体指出军队中问题。美国《商业周刊》去年7月曾刊文说,在中国,为了参军潜在的应征者不得不接受测验,

  即便自评工作辛苦,这位军官告诉《环球时报》,他的观点依旧是买官卖官毕竟还是极少数的。他天生喜爱军人这个职业,也相信自己的专业、特长能在这里得到发挥,实现自我价值。

  中国这些年毕竟创造了世界性的经济发展奇迹,中国军队战斗力的提升亦是世界公论。腐败问题在中国走到这一步,非常令人遗憾、痛心。但中国的发展一定有更全面的逻辑,也一定有干部队伍的大量正面素质和表现起了支撑作用。中国社会对此大体是有辩证认识的,我们既看到腐败的严重,也没有被它一叶障目。否则的话,中国社会的总体面貌决不会有今天的这些积极面。

  总装备部某部原副政委兼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于本城少将是一名有43年军龄的老兵,他从事纪委工作8年。于本城15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改革开放后期军队的确存在腐败问题,表现最严重、部队反应最强烈的是用人问题。不该用的用了,一些优秀人才如果不活动一下,也无法到重要岗位发挥作用。于本城回忆,在当时,查处干部贪腐主要是依靠已查处的案件牵扯,靠举报信或者上访。“收到了一些举报信,反映了一些问题,也有个别涉及到一些高层领导。”但当时军队在反腐败问题上的潜规则是首先要保证部队稳定,维护领导形象。“除非实名举报,有根有据,没法解释,抹不过去的事情,该处理也处理了一些。”于本城说。

  《环球时报》记者联系到一位军龄20余年的现役团级干部,他目前军衔是上校。这位人士告诉记者,“我大专毕业,从最初授少尉衔、到现在没有花一分钱,也不认识一个人。”

  腐败已是中国重大问题,我们对此给予了正视。但横看全球,中国最突出的无疑是反腐败的坚决态度,它位于无可争议的全球第一,有些国家的军队腐败一直捂着盖子,不敢揭露,不等于他们的腐败比中国的程度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