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威胁”逼美军更现实:“科幻舰队”或成泡影

  未来水面作战舰艇指的是一个系统族,美国海军新型护卫舰的设计要求表明,美军先后动用了DDG-97和DDG-105两艘现役驱逐舰配合拍摄

图片 3

  美海军将从2023年开始采购“未来水面作战舰艇”(FSC)的首个型号——大型水面作战舰艇,这种新型舰艇将支持“阿利·伯克”级Flight
Ⅲ型驱逐舰作战系统,从DDG 51“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和DDG
1000“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中汲取经验,集成两者设计元素,将比“阿利·伯克” 级Flight
Ⅲ型驱逐舰尺寸更大、造价更高,未来将有更多空间用于升级改进。该型舰目前无法归类为巡洋舰,也不能划为驱逐舰。

图片 1

  “末日孤舰”驶向何方

图片 2

【环球网军事7月12日报道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张亦驰】在21世纪初,“拔剑四顾无敌手”的美国海军曾提出一支完全由新概念战舰组成的“科幻舰队”,以彻底拉开与其他国家海军的差距。然而现实却给了五角大楼狠狠一记耳光。据美国《防务新闻》10日报道,美海军10日发布新一代护卫舰的信息征询书,旨在发展一种新型多任务导弹护卫舰,它很可能将代替濒海战斗舰成为美军小型水面舰艇的主力。这意味着美国海军当年“科幻舰队”仅存的成果也将被取代,整个“科幻舰队”成为泡影。
立足于现实的新一代护卫舰
据《防务新闻》网站10日报道,根据美海军公布的信息征询书,美军向几乎所有符合需求的设计敞开大门,范围超越了现有两种濒海战斗舰的舰型。未来的新型护卫舰被称为FFG,它应该能跟随航母战斗群作战,并与航母战斗群充分结合、猎杀潜艇并“超地平线攻击水面舰艇”,此外还能在高威胁环境中独立作战。美国海军还限制了该型护卫舰上采用的创新性、突破性技术的数量,要求更多采用现有的通用型设备和作战系统。
美国海军列出了未来护卫舰必须具备的几项能力,最重要的包括:一部固定的相控阵雷达,由“宙斯盾”系统衍生的作战体系,能起降一架“海鹰”大型直升机,装备4单元的“超地平线武器”、“海拉姆”导弹和MQ-8C无人机。此外它还应该配备各种声呐设备、刚性充气艇、下一代水面搜索雷达和57毫米MK110主炮,并可以与其他船舶和飞机共享目标数据。
从整体上看,美国海军希望这种护卫舰彻底回归传统的护卫舰角色,并可承担巡逻、安全合作等较低级别的任务,因此也不需要数十亿美元的高昂造价。美国海军打算在2020年签署第一个FFG的合同,在2020年和2021年各购买一艘,其后每年采购两艘。
与濒海战斗舰“非常不同”
美国《防务快讯》网站10日称,美国海军新型护卫舰的设计要求表明,它是一种与美军濒海战斗舰“非常不同”的舰艇。首先在可靠性方面,新型护卫舰应该在至少72%的时间内处于可作战状态。而目前“自由”级和“独立”级濒海战斗舰都遭遇了尴尬的故障,持续时间之长,远超新舰服役初期正常出现的“暂时烦恼”的范围。
其次,新护卫舰在生存性方面也回归传统,要求推进系统、武器和其他关键系统必须得到足够的保护,以确保舰艇受损时仍可继续保持战斗。而濒海战斗舰的设计概念却是采用模块化设计,一旦被击中,就退出战斗进行更换,因此关键系统没有得到强化保护。
在船员数量方面,新护卫舰最多可能有200人。而通过减少人数来降低人员成本是濒海战斗舰设计的主要驱动力。但较少的船员数量引发日常维护人手不足的担忧,更不用说战斗中的损管了。即使增加船员后,濒海战斗舰仍只能搭载70人。
在航速方面,新护卫舰作为航母战斗群的一员,必须达到28节的速度,但这远比不上濒海战斗舰40节的最高速度。高航速需要与舰艇吨位匹配的庞大、昂贵和复杂的发动机,而且要设计良好的流线型船体,但“美海军从未找到高速航行的充分战术理由”。
“新威胁”逼美军更现实
刚进入21世纪时,失去苏联这个战略对手的美国海军开始推动“由海到陆”战略转型,雄心勃勃地准备将战线推进到对手的家门口。为适应这种改变,当年美国“科幻舰队”设计了三种新型舰艇,分别是替代“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的CG巡洋舰、替换“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DDG-1000驱逐舰和接替“佩里”级护卫舰的濒海战斗舰。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外形科幻,大量运用尖端技术,而且在概念设计上剑走偏锋,作战思路和主要任务也不同于常规的驱逐舰和护卫舰。
但承担舰队防空和反导任务的CG要求太过先进,项目最终胎死腹中;原本只担负远程精确打击和火力支援使命的DDG-1000驱逐舰,在中国反舰弹道导弹的威胁下生存力堪忧,外加造价严重超标,结果建造数量大砍后仅剩3艘。
这次美海军发布新型护卫舰的信息征询书,意味着原本要在敌方近海负责反潜、反水雷、反快艇等使命的濒海战斗舰的前景也不妙。这种原本是在美海军拥有绝对制海权的背景下作战的小型舰艇,显然难以适应当前的现实威胁。美军之前计划装备55艘濒海战斗舰,但未来它的地位可能会被新型护卫舰替代。
当然,美国海军整体上对传统的回归并不意味着排斥新技术。新型护卫舰仍然为一些“未来装备”预留了接口。例如所有设计必须为未来的定向能和主动电子攻击武器预留26吨的重量和600千瓦的电力。而且美海军还承诺在未来的护卫舰上安装远程“超地平线”反舰导弹,并通过改装方式安装到现有的濒海战斗舰上

  ——美海军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面面观

  01

  一场全球性的“超级瘟疫”袭来,抹去地球上绝大多数人口后,充当人类救世主的“美国英雄”横空出世——又是一部剧情老套、脑洞大开的科幻灾难军事题材美国神剧!只不过,这回的主角不是太空船,也不是变形金刚,而是一艘舷号为DDG-151的美国海军驱逐舰。

  未来水面作战舰艇(FSC)

  国破有船在,美剧《末日孤舰》中的“无敌神舰”少不了要用实际舰艇为道具拍摄。据悉,美军先后动用了DDG-97和DDG-105两艘现役驱逐舰配合拍摄。而现实中,
5月25日擅自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扮演美军“搅局”南海“碰瓷专业户”的恰恰就是DDG-105“杜威”号驱逐舰。“杜威”号的名头不算响亮,但它却属于一个大名鼎鼎的家族——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它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宙斯盾”舰。

  是一个系统族

  要说当今美国海军最常露脸的舰艇是谁?大家可能觉得会是美军的“看家大宝贝”航母,但其实仔细分析各大热点地区的新闻就会发现,戏份最多的并不是到处耀武扬威的尼米兹级航母,而是被美军称为“多面手”和“急先锋”的伯克级驱逐舰。那么“伯克家族”因何而生,战力如何,前途何在?记者就有关问题采访了军事专家、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

  未来水面作战舰艇指的是一个系统族,包括大型水面作战舰艇(如驱逐舰),小型作战舰(如近海战斗舰(LCS)及其演进的未来护卫舰(FFG(X))项目),大型无人水面舰和中型无人水面舰,以及将所有平台联接在一起的一体化作战系统。美海军领导人近期刚刚签署了这一系统族的初始能力文件,2017年末美海军开始研究确定如何将水面力量作为一个整体满足未来需求,以及4种平台在整体任务需求中起到的作用。

  一问为什么总是“伯克”来出头?

  初始能力文件阐明了美海军未来舰队中所需的每一种平台的数量,以及每种平台如何更好地作为一种传感器、一种攻击武器或者指挥与控制系统。目前,水面作战主管罗纳德·波克索尔少将及其团队正研究每一种平台如何发挥最佳效能。

  记者:不论是早些年发射“战斧”巡航导弹,对伊拉克发起首轮攻击一战成名,还是近几年的俄格冲突、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内战、伊朗核危机、朝鲜导弹危机、南海争端等热点事件,只要是美国海军能插上手的地方,伯克级驱逐舰都是常客。从2015年起,美国海军更是先后多次派遣“拉森”号、“威尔伯”号、“劳伦斯”号、“杜威”号等伯克级驱逐舰到中国南海来“寻衅滋事”。为什么总是“伯克”来出头?

图片 3

  张军社:主要原因是“伯克”确实全面又能干。装备高度智能化的伯克级驱逐舰具有对陆、对海、对空和反潜的全面作战能力,代表了美国海军驱逐舰的最高水平,无论“单挑”还是“群殴”,都是不二选择。

  02

  “伯克”首次全面采用隐形设计,首次装设核、生、化战“三防”过滤通风系统;装备“宙斯盾”系统,其SPY-1相控阵雷达,具有极强的抗干扰能力,可以有效探测掠海飞行的超低空目标;为了应对反舰导弹实施饱和攻击,Mk-41垂直发射系统也装备伯克级驱逐舰,提高了发射率;舰体承受攻击能力强,是二战后美国海军首先采用钢制船楼的驱逐舰,能在恶劣海况下保持高速航行;使用LM2500燃气轮机作为主要动力系统,拥有30节以上的最高航速。

  下一代大型水面作战舰艇性能指标

  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美国海军也没有第二个选项!随着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全部退役,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严重老化,佩里级护卫舰也全部退役,考虑到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价值,作为美国海军当前的主力战舰,“伯克家族”只得独挑大梁,除了要执行传统的作战任务外,还要担负航母护卫、反弹道导弹等任务。航母编队树大招风,自然不能处处出头。如此一来,无怪乎“伯克”能抢得最高上镜率。

  波克索尔称,新型大型水面舰艇更像是从“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到“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转变,即将已有的作战能力移植到更合适的船体上(新舰体积更大),而非“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到“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的升级(仅在原有船体上增加新的作战能力)。

  不过,“伯克”也有“走麦城”的经历。2000年10月,“科尔”号在也门亚丁港被炸,造成了17名水兵死亡,30多人受伤。